移动版

主页 > 拉菲2资讯 >

有湖的城市

  原标题:有湖的城市     许多城市都是有湖的。杭州因为西湖便能够浓妆淡抹总相宜,南京因玄武湖而俏丽

  许多城市都是有湖的。杭州因为西湖便能够浓妆淡抹总相宜,南京因玄武湖而俏丽了江南。就是坐拥三江的武汉,也需要东湖水的波涌浪翠。北京的北海、什刹海自不必说了,但乾隆皇帝还是要“移天缩地在君怀”,非要弄出个偌大的昆明湖。济南有了趵突泉不算,还有了一个大明湖,说什么吹皱一池春水,池是否也是湖呢?云南昆明有了滇池,就时而惊起一滩的鸥鹭。滇池算是春城的一大春湖吧?

  合肥后来有一座人造的天鹅湖。但在我的记忆里,家乡的这座省会城市是没有湖的。浩瀚旷渺,横无际涯的巢湖,虽然日日夜夜,静静地流淌在城市的边上,或者私下里也经常暗通款曲,频送秋波,但在人们眼里终是没有达到水乳交融的地步。但不知道什么时候,巢湖就投送进了合肥的怀抱,合肥终于拥有了这样一座大湖。一听合肥怀抱了巢湖,我真的是高兴了。因为,我真切地感受到,合肥这座城市有了巢湖,就有了巢湖八百里苍茫与浩荡,就有了烟波浩渺的氤氲之气,就有了一个城市的水灵与鲜活。

  有了湖,合肥几分古老悲凉的历史就有了回响。合肥作为三分天下,纷纷攘攘的三国古战场,无论是广播说书说的“这一阵杀得江南人人害怕,闻张辽大名,小儿也不敢夜啼……”的“张辽威震逍遥津”,还是曹操练兵的教弩台、数兵的斛兵塘、操兵的“操兵巷”;无论是孙权逃跑时跃马飞过的飞骑桥,还是诸葛亮《后出师表》里“曹操五攻昌霸不下,四越巢湖不成”的叙述……三国名将的英雄风采穿过千年风尘,烽火硝烟散尽处,巢湖这只眼睛里浮出的是一股豪迈与悲怆……

  走进包公祠,那如文物一般陈列着的龙、虎、狗头的铡刀,经历900多年的风风雨雨,依然呜咽着一阵阵杀伐之音,让人恍惚置身北宋开封府的大堂,感受到一种肃穆、清廉之气……有了湖,包公祠里悬挂的“色正芒寒”“庐阳正气”“节亮风高”的字匾就变得格外尖锐和“芒寒”……史载,包拯在宋为官24年,被他弹劾或拉下马的官吏不下30人。这些官吏大多数是身居要职,权能通天的大老虎。比如,让人望而生畏的宰相、三司使(财政大臣)。但包公那不畏权贵,不徇私情,清正廉洁的品格,最终赢得了人民的爱戴,以致民间至今还流传着他“日断阳来夜断阴”和“无私包河藕”的故事……包公河里,那一河洁白的荷莲永远清涟无瑕地盛开,有了一湖深水的洗涤,那一河的荷莲就会蔓延无际,就会开得更加绚丽灿烂,祭奠与簇拥一个高贵威严的灵魂……

  有了湖,就有人看见李鸿章浑浊的眼里显出一湖的波诡浪谲,就有了生命的汹涌与澎湃……历史的倾诉也有了对象。李鸿章,这位生于斯长于斯的“李合肥”,早年追随曾国藩参与太平军和捻军,后来他创建北洋水师,又担起国家海防与抵御倭寇之重任,成为晚清时期的一位权倾朝野的重臣。但不幸的是,他赶上的是19世纪中叶,在清王朝内忧外患,风雨飘摇时登上大清帝国的政治舞台的,可谓生不逢时。尽管他一生致力于洋务运动,力主革新,励志图强,还创办了中国近代化的工业和军队,以求富国强兵,抵御外侮,但他这位被人称为淮系集团核心、“洋务运动”的先驱,中国走向近代化的倡导者和开创者,只能从空有“一万年来谁著史,八千里外觅封侯”的豪情,到最后落下一个“秋风宝剑孤臣泪,落日旌旗大将坛”的慨叹——他当然比谁都明白“水可载舟,亦可覆舟”的道理,但作为清王朝这一座破屋的“裱糊匠”,他根本无力挽救清王朝的这一只破船陷入将倾的命运。一湖如泪,留下一片微澜,波浪不惊……

  有了湖,就有了湖的柔情似水。“肥水东流无尽期,当初不合种相思。梦中未比丹青见,暗里忽惊山鸟啼。春未绿,鬓先丝,人间别久不成悲。谁教岁岁红莲夜,两处沉吟各自知。”这是南宋著名词人姜白石写的《鹧鸪天》。有湖自号白石道人的姜夔,生在南宋王朝与金人对峙的时代,少年失怙,又遭遇几次科举不第,无以功名,只得一生衣食难继,飘零他乡。他流落合肥时,偶遇了一对精通“琴律”的歌女——柳氏姐妹,缠绵一时。然而世态炎凉,人情冷暖,他们最终还是天各一方。“少年情事老来悲”。由于放心不下,不惑之年,他再一次客居合肥,还苦苦寻觅着被他称作“大乔小乔”的两位佳人,“算潮水,知人最苦。的城市”——有人说,他和柳氏姐妹的相遇是在合肥环城河畔的赤阑桥,但我宁可想那也是一处断桥,他们也像许仙与白娘子相逢在雨中的断桥上……只有那样的背景,他们一见钟情,惺惺相惜,才会留一首“别后书辞,别时针线”的词章,留下那一曲浪漫而经典的爱情绝唱。

  有了湖,当下合肥的这座城市就有了一片耀眼的斑光。有了湖,就让人感觉合肥浮起的董岛就有了坚实的着落——董岛如今称作“科学岛”了。落户在岛上的是当代一个个专业的科学研究机构……光学精密机械、等离子体物理、固体物理、智能机械、强磁场科学技术、技术生物与农业工程、先进制造技术、医学物理与技术、循环经济、核能安全技术……等等。单就这一个个陌生而拗口的名字就让人觉得枯燥。但没有关系,2013年8月,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科学岛参观“人造太阳”的事你或许听过,它就是这个岛上最有名的科技成果……通俗地讲,如果地球上人类依赖的主要能源,比如石油、煤炭、天然气有一天被消耗殆尽,那么掌控和利用聚变反应而造出来的“人造太阳”就会立即取而代之,惠及全球……如此,托起“科学岛”的不仅仅就是董岛水库的水,还有那幽幽的一湖深水了。只有那样的水,才能托得起科学之岛,托得住一座智慧的岛屿。

  北魏郦道元的《水经注》早就有记载,“盖夏水暴涨,施(今南淝河)合于肥(今东淝河),故曰合肥”,合肥的名字也是因水而来。有人统计,合肥有着700多座湖泊。如果说,纵横交错的河网如叶脉,大大小小的湖泊像是散落在合肥大地上一柄柄绿叶的话,那么,巢湖就是其中硕大而最鲜嫩的一柄。巢湖可是全国五大淡水湖之一。合肥有了巢湖,就有了水天一色,波光潋滟;就有了千帆重重,渔火点点;就有了合肥人津津乐道的“大湖名城,创新高地”……

  记得那年行走在浩瀚的巢湖岸边,正是桂花盛开时,闻着桂花浓郁的香气,我忽然就有一阵恍惚,差不多我就认为合肥不仅是一座有湖的城市,还是一座桂花的城市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