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版

主页 > 无限娱乐资讯 >

无限娱乐一分也是爱?细看红包“八千里路云和

  “我靠!又没抢到……”我把手机扔在桌上,继续埋头吃饭。转念一想,又手痒地点开了“查看领取详情”,默默许下心愿:今天要是能抢到100块钱,年会结束我就打车回家。

  大概在两三年前,每到过年时,红包从线下转移到了线上。压岁钱这个概念淡化,仪式感减弱,成为人与人之间的一种社交方式。所以,我们会在聊天时看到各种关于“红包”概念的表情包,无限平台登录也有了“地上一毛不捡,微信一分誓抢”的段子。

  谈及红包,大多是过农历春节时长辈给小孩儿用红纸包裹的钱,谐音为“压祟”。明清时,压岁钱大多数是用红绳串着赐给孩子;民国以后,则演变为用红纸包裹;后来,红包也被用于喜庆时馈赠礼金,指奖金、贿赂他人的钱。

  发展到今天,线上红包已经成为腾讯、阿里、新浪多家互联网企业争夺的战场。2014年,微信红包获得巨大成功,随后腾讯将微信红包模式复制到QQ;2015年2月2日,支付宝首次增加了“春节红包”,同月,新浪微博开启“粉丝红包”,以与明星大V互动为主要方式,辅之以“2015让红包飞”。类似的方式在所有社交媒体上流行,2015年是线上红包真正爆发的一年。

  但是,线上红包真的那么容易做起来吗?事实证明,从第一年的微信发不出红包,到支付宝“集福”,线上红包可谓问题不断,可是网友却更乐在其中,红包也成为一种娱乐。

  尽管微信在与2015年羊春晚携手推出“微信摇一摇”的春晚活动时做了充分的准备,但依然低估了13亿人的热情,数据显示,在除夕全民抢红包时段(22:32-22:42),共计发出1.2亿个红包,峰值达到1400万次/秒,8.1亿次每分钟。

  面对高并发,这天,微信架构几近崩溃。相应系统要保证千万级用户同时在线,集群百亿级的服务请求和99.95%的可用性,这些要求导致了在海量系统上保证敏捷性,无异于在悬崖边上跳舞(微信如何扛住高并发压力,点此可看)。

  玩微信红包最怕的是什么?看见红包就点,发现手慢没了!看见红包就收,发现有求于你!看见红包就抢,发现都是1分!

  我想退出群聊……难道你不懂得那“一分也是爱”的图片只是说说而已吗?你见过给人红包只给一分钱的吗?看到微信群里的突然安静地空气了吗?

  我们可以把这理解为一个善意的玩笑,一分钱发一百份,也要十块钱呢,足够买两桶康师牛肉面的。“一分也是爱”也算创造了尬聊新高度。

  语音口令红包:通过在QQ红包里输入口令,对方发送对应语音,可以领取红包。可自定义的文字内容能够把红包玩出丰富的花样,比如绕口令、方言、生僻字等。

  视频通话红包:视频通话红包,能够实现两人视频通话中发送红包,然后通过双人小游戏来争抢红包额度,增强了互动性。

  AR实景红包:用户可以“藏红包”也可以“找红包”。藏红包的用户可以选择附近的场景进行拍摄,然后把红包藏在这里,并留给他人一个“红包线索”的图片。这时,亲朋好友在搜索到附近的红包后,根据“红包线索”,寻找到对应的场景并扫一扫,就可以看到AR红包跳出来,点击即可领取红包。

  乍一看起来,这个AR红包即高科技,又避免了尬聊。而仔细研究后,这所谓的AR看得笔者尴尬癌都快犯了。

  AR也称为增强现实技术,可以将摄像头作为眼睛,在屏幕上把虚拟世界套在现实世界并进行互动。而在AR红包整个逻辑链“LBS+AR+红包”的方式中,只有对图片的读取能力,完全看不到追踪技术。就是说,它只能识别现实世界,并不能将虚拟形象叠加到现实世界中。

  让红包飞:新浪微博2015年开启“粉丝红包”,以与明星大V互动为主要方式,同时辅之以“201x让红包飞”。

  笔者作为草根用户,对这个功能进行了测试。结果也蛮尴尬:这里俨然商家宣传试验田,抽了4次,两次是商家优惠券,两次被领光了。

  今年,新浪微博又联合春晚推出“我的中国赞”活动。完成活动需要消耗大量社交圈资源,换来的是不可期的收益。而对于不参加这个活动的人,只能看着各大微博、微信、QQ群被“中国赞”攻陷……

  笔者认为,用“八千里路云和月”来形容“红包”路途遥远并不为过。随着红包从线下仪式性(压祟)压岁钱,到线上红包表白、红包尬聊,已经成为社交娱乐的一种方式,成为商家吸粉的舞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