移动版

主页 > 热点资讯 >

陈与义明山雨白头孤客洞庭怀古

  人到中年,故乡却遥不可及,回家的思念只能在梦境中出现,那种情景让人总想用文字表达,那种思绪便化作一首首词作迸发。

  当年近半百的陈与义静坐在青墩镇僧舍前的阁楼上,看一轮明月悄悄从树梢爬出,故乡洛阳的一草一木都生灵活现地展现在他脑海,半生的颠沛流离都化作一声轻轻的叹息。

  陈与义,字去非,号简斋,洛阳人,政和三年进士,累迁太常博士。绍兴年间,历任兵部员外郎、迁中书舍人,出知湖州,擢翰林学士、知制诰。政和七年,拜参知政事,成为南宋的一员重臣。

  陈与义出生于书香门第。他的曾祖陈希亮,官至太常卿。陈与义的祖父和父亲也曾做过官,其外祖父张友正还是名显一时的书法家。陈与义自幼勤奋好学,博闻强志。24岁时,他考中进士,随后当上文林郎。29岁那年,他的诗作《和张矩臣水墨梅五绝》,以文采打动了徽宗皇帝。君臣俩人相见恨晚,不到两年时间,陈与义的地位快速提升,相继出任秘书省著作左郎、司勋员外郎、符宝郎等职,得到了朝廷的重用。

  那是一段甜蜜的青春岁月。因受皇帝赏识而名震一时的陈与义,只要把自己的作品一念,大家立马毕恭毕敬,洗耳恭听,谁也不敢在文辞方面和他较量。达官贵人争相与他交往,频频邀请他参加歌舞宴会,通宵达旦地饮酒作欢。陈与义明山雨白浪漫闲适的生活,欢快愉悦的心情,让陈与义的日子逍遥自在,“客子光阴诗卷里,杏花消息雨声中”,风致嫣然、婉约清丽的诗文,便是陈与义生活的真实写照。同时,洛阳那段舒适的日子,也长久停留在陈与义的记忆中,成为他在苦难时刻反复咀嚼的果实,他后来词作《虞美人》:“十年花底承朝露,看到江南树。洛阳城里又东风。未必桃花得似、旧时红。胭脂睡起春才好,应恨人空老。心情虽在只吟诗。白发刘郎孤负、头孤客洞庭怀古可怜枝。”便是用享誉天下的洛阳牡丹,来寄托对往昔的回忆。

  诗言志,词言情。当靖康之耻发生,安然闲适的生活被轰然击破,陈与义的人生彻底拐了一个大弯。他和无数的难民一样,携带家眷,四处躲避,开始了颠簸艰苦的流亡生涯。奔波中的陈与义开始用词作抒写自己的惆怅,挥洒自己的情感。

  渡江以后,特别是由陈留至临安走了三年多,作为读书人的陈与义贫困潦倒,其艰辛之状可想而知。但是,这一趟长途跋涉却使他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一路上对社会生活的广泛接触,激发了他强烈的爱国情感和悲世情怀。这既是一个思想的飞跃,也是他诗词创作的一个分水岭,他的文风由个人生活情趣转向沉郁悲壮,痛恨于金兵南侵,无奈于朝廷苟安,感怀家国,慨叹时势。